首页 > 走进巴中 > 人文巴中

清代巴州“绿营”建制考

2020-07-25 08:33 来源:巴中日报 作者:周书浩点击量:

嘉庆末年,川北镇各营、协分布如下:

川北镇署设保宁府阆中城,设总兵官(即川北镇总兵)一员,统辖镇标中营、镇标左营、镇标右营(以上三营存城游击驻保宁府城)、广元营(存城游击驻广元县城)、巴州营(存城游击驻巴州城)、顺庆营(存城游击驻顺庆府城)、潼川营(存城都司驻潼川府城)、通江营(存营守备驻毛浴镇)、太平营(存城游击驻太平县城)、城口营(存营都司驻城口厅治)、巫山营(存营都司驻巫山县城)、梁万营(存营都司驻万县县城)、盐厂营(存营守备驻大宁县城)十三营,及绥定协(副将一员驻绥定府城)、夔州协(副将一员驻夔州府城),额设官兵四千八百八十一员。

巴州营官兵驻防巴州。巴州营距镇城(即川北镇驻地阆中)三百六十里,距离较远。

巴州营兵制设置如下:

游击一员,守备一员,千总二员(一专城左哨、一分防镇龙关右哨),把总二员(一分防南江县、一分防巴州江口镇),外委二员(一为驻州城左哨、一为分防仪陇县右司),额外外委二员(一为驻州城左哨、一为分防巴州花丛垭右哨),安兵四百五十名(马兵四十九名、步战兵九十名、守兵三百一十五名),并将驻扎通江县属之通巴营守备一营改为通江营,亦归巴州营游击管辖,以资巡防弹压。其新设之游击、守备各一员,以懋功协之崇化营游击、守备移驻,均作为题缺,归川北镇统辖。所有川北镇原派分防南江、仪陇两汛地归巴州营管辖,每兵一百名,以“马一步二守七”比例安设。

游击,养廉银四百两,俸薪(年工资)、蔬(生活补助费)、烛(照明费)、纸(办公费)、红(奖金)共银二百三十一两三钱四分,例马六匹。

中军守备,养廉银二百两,俸薪、蔬、烛、纸、红共银九十两七钱六分,例马四匹。“中军”的职掌为宣传号令、承办公务、支发饷项,绿营中兵马钱粮等营务由其管理(守备以下的营不设此职)。

专城左哨千总、分防镇龙关汛右哨千总,每员养廉银一百二十两,俸薪四十八两,例马二匹。

分防南江县汛左司把总一员、分防江口镇汛右司把总一员,每员养廉银九十两,俸薪三十六两,例马一匹。

存城(驻防巴州城区)左司外委、分防仪陇县汛右司外委,每员养廉银一十八两,马饷、草干、米,折银四十两一分四厘。

存城左哨额外外委、分防花丛垭隘右哨额外外委,马饷、草干、米,折银与外委同。

马兵四十九名,外委、额外外委在内;营马四十九匹,每名马饷银二十四两,草干银十两二钱;步战兵九十名,每名战饷银一十八两;守兵三百一十五名,每名守饷银一十二两。马、步战、守兵,每名每日支米一升,折银一分六厘四毫,共折支米折银五两九钱四厘。巴州营公费银四百二十七两二钱。

巴州营各汛驻防分布如下:东路镇龙关汛,额兵五十名,距营(即州城营署)三百六十里。管步塘二处:土地堡塘(今平昌县笔山镇,“塘”是汛兵设卡守望的地方),距巴州营驻地三百一十里;麻石塘(平昌县原望京乡,今属笔山镇),距巴州营二百二十里。

南路江口镇汛,额兵三十名,距营一百八十里。管步塘二处:雷山塘(平昌县原雷山乡,今属驷马镇),距营一百二十里;曾口塘(今巴州区曾口镇),距营六十里。

西路仪陇县汛,额兵二十名,距营一百八十里。管步塘观子场(今仪陇县新华乡)一处,距营一百九十里。

西路花丛垭隘(今恩阳区花丛镇),额兵十名,距营一百四十里。

北路南江县汛,额兵三十名,把总署设南江县城南门内,距营二百六十里。管步塘二处:赤溪塘(今南江县赤溪镇),距营一百三十里;石灰窑塘(南江县原石矿乡,今属公山镇),距营一百七十里。

专城汛,管马、步塘共十八处。

其中东路步塘三处:石笋塘(今巴中经开区兴文街道办事处石笋塘村),距营三十里;石垭塘(今属巴州区清江镇),距营六十里;大罗塘(在今巴州区大和镇境内),距营九十里。西路马、步塘十三处:巴州营底塘(在州城);枣儿塘(巴州区原东兴场乡枣儿塘村,今属平梁镇),距营三十里;鹿溪塘(今恩阳区登科街道办事处古溪村境内),距营六十里;昝关溪塘(今恩阳区青木镇境内),距营九十里;柳林铺塘(今恩阳区柳林镇),距营一百二十里;尹家铺塘(今恩阳区尹家镇),距营一百五十里;老木口塘(今仪陇县老木乡),距营一百八十里;铺垭塘(今属仪陇县),距营二百二十里;白垭塘(今阆中市妙高乡境内),距营二百五十里;青岩塘(今阆中市扶农乡境内),距营二百八十里;河溪关塘(今阆中市河溪乡境内),距营三百一十里;保宁底塘(阆中城区),距营三百五十里;柳边驿马塘(今射洪县柳边驿场),距营四百七十里。北路步塘二处:枣林塘(今巴州区枣林镇),距营三十里;两河口塘(今南江县下两镇),距营七十里。

《三省边防备览》卷十《军制·川北镇军制·巴州营》:“存城游击一员,守备一员,千总一员,把总一员,马、步战、守兵三百二十七名。分防镇龙关汛,千总一员,步战兵五十名;江口镇汛,把总一员,步战兵三十名;南江县汛,外委一员,步战兵二十四名〔《(民国)南江县志》载“马、(步)战、守兵二十三名”——引者注〕;仪陇县汛,外委一员,步战兵二十一名。共官兵四百六十名。”

严如熤的记载略有出入。

之所以在镇龙关、江口镇(此处的“镇”指市场、场镇,与上文毛浴镇同,非绿营营制之“镇”)设汛,是因二地地理位置重要——“(镇龙关)州东三百里。高山峻岭,中结小坪,前临深涧,州判分防之地。东由石窝场至烟墩垭三百六十里,(烟墩垭)距太平县城三十里。又自烟墩垭四十里至秋波梁,与陕西定远交界。东南由石窝场、鹰背岩至王家坝二百六十里,与太平交界。南由土地堡、土巴(坝)营至方山坪一百五十里,与达县交界。北由赶场子(今万源市玉带乡——引者注)至洪口,为往通江竹峪关之路。峻岭深涧,陡拔幽险。周围一千数百里,并无平旷田坝,最为要隘。”“(江口镇)州南二百四十里。经雷山、孤山坪至镇巡检分防之地,巴江正流发源南江老林,绕巴州城南至江口、定远(即巴河下游的武胜县境——引者注)。西乡源出巴山之水,流至通江,亦合流至此入巴(江),故名曰‘江口’(即通江河与巴河在王家沱汇合——引者注)。顺流而下,则三汇、渠县。北由雷山分路四十里,至茨芭门(今驷马镇——引者注);又东北六十里,至得胜山,即‘南北山’,大兵在此屡获胜仗,故易今名‘得胜山’,州东二百四十里。西至茨芭门六十里,南下老关庙(今广纳镇——引者注),经黄家营至蜈蚣岭九十里。一路山势蜿蜒,径路诘屈,介在通、巴接壤。偶有伏莽,由州拘捕,举足便入通境;由通稽捕,举足便入巴境。犬牙相错,号为难治。”〔《三省边防备览》卷七《险要(下)》〕

营署、较场、军储及裁撤

巴州营于嘉庆二十四年(1819)设,置游击署(旧址在今巴州区巴师附小),巴州知州西蒙额申请拨付国库资金修建。游击署头门五间,仪门五间,左右兵粮仓廒各三间。大堂五间,左右厢房各三间;二堂三间,左右耳房各一间、厢房各二间;三堂五间,左右厢房各三间,书房三间。巴州营中军守备署及千总署亦同时修造。

中军守备署(旧址在巴州区医药局及糖酒公司门市处),在游击署之右。头门三间,仪门三间,大堂三间,左军装库房三间,右厢房三间,二堂三间,左右厢房各三间,三堂三间,左右厢房各二间。

左哨专城千总署(旧址在巴州区老中医院、巴师附小侧边),在游击署之左。头门一间,大堂三间;左右厢房各一间,住房三间,左右厢房各一间。

把总署(旧址在巴州区广播局处)规制不详。

左司外委署,在城东。头门一间,大厅三间,住房三间,左右厢房各二间。

左哨额外外委署,在城西门外(严颜庙之右,其后即火神庙),头门一间,住房三间,左厢房一间。

右哨千总署设镇龙关,右哨额外外委署设花丛垭,左司分防把总署设南江,右司分防外委署设仪陇。巴州营尚有右司把总、分防江口镇讯未建办公处。

自“辛亥革命”后(1911),惟存游击署,驻新式军队,由署右门折去房舍作操场,其余营署全部变卖处置。

较场初有二处:一在城东门外(大东门与小东门之间,原蚕种场桑园),旧为通巴营巴州汛弁兵操演处。地势临河低下,夏季常被大水淹没。设巴州营后,复辟较场一所,在州城西门外(今巴中中学)建演武厅,以时训练。东门外的老较场仅为考试武童生的骑射之所。清末裁撤绿营及停科考(武科),东较场归地方农事试验场,发展桑树和良种农作物;西门较场归实业所,改建后栽植油桐、桑树,炼油、养蚕、缫丝。

游击马荣魁于宣统二年(1910)将额设军储移交巴州州署,计铜炮两尊(嘉庆初年,经略大臣额勒登保平息白莲教乱时制造)、抬枪二十杆、劈山炮五尊、鸟枪九十三杆、枪五杆、火药四千五百斤六两、重炮子三百六十颗、一两二钱重铅子四百八十一颗、五钱重铅子一十九万四千颗、单响毛瑟枪五杆,刀、戟、叉、斧、锨、镰、镢、锄、锣、鼓、号、锡漆弓箭、战虎衣、藤牌、绷帐、旗帜等无算。另外,州城五个城门上还有十二尊威远炮。

巴州营组建之初,绿营尚资以为弹压,久之营制日腐,弁兵战斗力锐减。绿营腐化是因长期钻营取巧、油滑偷惰的“绿营习气”所腐蚀,今天所谓的“兵油子”“兵痞”等贬义称谓便来源于绿营。嘉庆末年,鸦片的输入一年年增加,各省绿营官兵吸鸦片烟已成普遍现象,并自行栽种,当时号称全国精锐的陕甘绿营,弁兵几乎都成为“鸦片鬼”。“承平日久,文恬武嬉,额制之兵无一可御侮者,以其巧滑偷惰,积习已深。”(胡林翼《致翁学使祖庚书》)还有绿营兵丁因饷薄兼以小贩手艺营生,自雍正、乾隆以后成为普遍现象。他们除了当兵吃粮外,还要搞副业养家糊口,心思没有完全放在正事上并且荒废了正务。所以在之前通巴营巴州汛时期,以乾隆末、嘉庆初白莲教乱平定为例,除了八旗、绿营合剿外,各地多依赖于乡勇捍卫。咸丰十一年(1861),李永和、蓝朝鼎部属朱统领(姓名不详)犯境,同治元年(1862)江南散军“郭刀刀”入境,同治十三年(1874)五月十五日,州内关公场(今恩阳区关公乡)石尼姑于章怀寺聚众起事等,巴州营弁兵均无所作为,仍依赖于地方乡勇及团练组织以资捍御。

巴州营驻防弁兵,有事以战守为务,无事以和洽兵民为要。在清代,巴州城已然是“军民一家亲”“军民鱼水情”,共建共创,拥政爱民、拥军优属的“双拥”模范城了。

道光十一年(1831),从巴州营裁拨给回疆西口外马兵一名、步战兵二名、守兵六名;道光十五年(1835),从巴州营裁拨大堡步战兵三名、守兵十五名;道光十九年(1839),从巴州营裁拨马兵、步战兵二名;咸丰四年(1854),马兵四名改为步战兵;咸丰九年(1859),从巴州营裁拨给屏山县(今宜宾市屏山县)步战兵二名。

绿营裁撤分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起于嘉庆末至咸丰初(1815—1854),裁汰乾隆四十六年(1781)裁撤空缺名粮挑补实额一案的兵数,以减轻增补实额后的财政负担。第二阶段起于同治初至光绪甲午中日战争前(约1863—1893),目的是裁汰部分冗兵,整顿重建绿营,巴州营于此期间裁兵。光绪十年(1884),裁撤马兵四名、步战兵八名、守兵二十六名。第三阶段起于甲午战后迄于清亡(1895—1911),其目的是改变兵制,将绿营彻底淘汰,以新式陆军代替绿营。这期间,巴州营连年裁撤弁兵,至宣统二年(1910),全部裁完。从嘉庆二十三年(1818)奏请设置巴州游击营、二十四年(1819)正式组建巴州游击营,共历九十一年。加上通巴营巴州汛的历史,绿营在巴州驻防,共二百四十余年。

今据嘉庆年间州人谢一鸣、文尚雅编撰的《巴州志稿》(又名《巴州志略》)写本及《(道光)巴州志》《(民国)巴中县志》,兹就嘉庆二十四年(1819)裁撤通巴营及巴州汛、新置巴州游击营后,部分可考官佐胪列于下:

游击:

谢成贵,成都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张万林,华阳人,嘉庆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张君惠,贵州贵筑人,道光二年(1822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马成,陕西凤翔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孙如藻,郫县(今成都市郫都区)人,道光四年(1824)任。

阎庭芝,山西平遥人,武举,道光七年(1827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刘德章,汉军正蓝旗人,世管佐领(世袭正四品),道光八年(1828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张士举,贵州兴义人,道光十年(1830)任巴州营代理游击。

向启文,清溪(今汉源县清溪)人,世袭恩骑尉(“恩骑尉”为第九等世袭官爵,官阶正七品),道光十一年(1831)兼护(向于道光九年任巴州营中军守备,十一年带本官恩骑尉衔兼任游击)。

傅桂芳,字兰阶,江西万安人,光绪三年(1877)任。《(民国)巴中县志》载他“能啬己而丰施,捐置营兵义冢,并捐多金助设学田”,巴州籍进士余焕文曾为他作《游府傅兰阶捐置营兵义冢碑序》。

宋朝恩,字锡三,陕西三原人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任。《(民国)巴中县志》载他“得行兵之法,县(州)城办团,调各乡壮丁,指示图阵,教练枪炮,卒收成效,屡获匪徒。壬寅春(即光绪二十八年,公元1902——引者注),民教相持,几大乱。朝恩督部曲驰往解散,事以敉平,迄二十年兵民相安”。光绪乙酉(1885)巴州籍举人李本善在《重修圣水洞序》中写道:“宋君自秉钺来巴,率部曲屡平巨匪,四境静谧。公余之暇,爰邀同志登瞰形势,凭吊严将军之墓,而慕其抗节不屈,过贤乐堂之故墟,问宗忠简之遗爱犹有存者。”死后葬于城西鹰嘴山(在今巴州区平梁镇炮台村)下。

马荣魁,宣统年间(1909—1911)任。

中军守备:

朱士杰,成都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巴州营代理守备。

李照,峨眉(今峨眉山市)人,世职云骑尉(清代武职以九等官爵封功臣及外戚,“云骑尉”为第八等世袭,官阶正五品),嘉庆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田麟,广元人,世袭云骑尉,道光四年(1824)任巴州营代理守备。

向启文,道光九年任守备,道光十一年(1831)守备、游击兼护(二职一肩挑)。

恩沛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任。千总(专城左哨千总):

何文,开县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黄凤启,宜宾人,义勇(民兵出身),道光元年(1821)代理巴州营专城左哨千总。

魏忠德,巴州人,世职云骑尉,道光二年(1822)代理巴州营专城左哨千总。

李煌,松潘厅(今松潘县)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。

李明祥,东乡(今宣汉县)人,义勇,道光三年(1823)代理巴州营专城左哨千总。

林大成,阆中人,道光六年(1826)代理巴州营专城左哨千总,道光十年(1830)复代理。

向仲清,东乡人,义勇,道光八年(1828)任。

赵长卿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任。外委(存城左司)

杨春富,隆昌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杨仕林,巴州人,道光四年(1824)任。

赵文相,巴州人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额外外委(存城左司):

杨俸,灌县(今都江堰市)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冯汝梅,巴州人,义勇,道光五年(1825)任。

杨箐芳,南江人,武生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

分防镇龙关汛右哨千总:

冶文炳,成都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曾天成,达县人,义勇,嘉庆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魏忠德,巴州人,世袭云骑尉,道光三年(1823)代理镇龙关汛右哨千总。

黄凤启,宜宾人,义勇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分防江口镇汛右司把总:

陈正,新都(今成都市新都区)人,嘉庆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林大成,阆中人,道光四年(1824)代理江口镇汛右司把总。

牟文彬,彭县(今彭州)人,武生,道光六年(1826)任。

刘玉元,巴州人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杨仕林,巴州人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

马福友,阆中人,武生,道光十年(1830)任。

分防花丛垭隘左哨额外外委:

何志文,南部人,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杨仕林,巴州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。

刘炳,通江人,道光四年(1624)任。

马复,阆中人,武生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李长春,达县人,道光八年(1828)任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